• <wbr id="jlplk"></wbr><i id="jlplk"></i>

    [BJ]白晝夜行

    發言 回復打印

    33條/頁,1頁

    1
    您是第888位讀者

    樓主 當個垃圾堆挺好2019/8/6 0:09:24

    01

    霓虹招牌層層疊疊的從底樓一直延伸到了樓頂,奇裝異服的男男女女摩肩接踵。不合時宜的瘦小少年帶著墨鏡,將帽檐壓到最低。

    學生制服早在幾個小時之前就被他塞進了地鐵的儲物柜,即使穿著松垮的T恤和寬大的牛仔庫,男孩依舊看起來幼稚的可怕。

    “還像是初中生一樣。”

    母親總是這樣評價他。

    然而即使說話總是如此冰冷的母親,也在今年的三月不知所蹤。街坊領居的閑言碎語從那時開始沒有停歇,伴隨著的,是沉浸在酒精中越來越少清醒時間的父親,和經常怒氣沖沖沖進家門又摔門而出的兄長。

    男孩只能沉默的抱緊瑟瑟發抖的妹妹。


    “錦戶!”站在霓虹燈牌前的金發男子揮著手,招呼男孩。

    被稱做錦戶的男孩似乎松了口氣,向前揮了揮手作為回應:“赤西。”

    赤西染著金黃色的長發,耳朵上綴著好幾枚耳釘,叼著煙,裂開嘴笑:“好家伙,你真來了。”

    錦戶拿下墨鏡,將它小心的收進口袋里。最近幾個禮拜,放學后他一直在街區里閑逛,偶爾碰見了之前同班的赤西。

    家中的事他沒有向任何人提起過,但止不住流言蜚語就像長了翅膀,在小小的公立高中傳了個遍。妹妹像是一只受驚的兔子每天黏在他身邊,而那些同學的竊竊私語像是尖刃,簡直要將他逼瘋。

    反倒是赤西,像是沒有受任何影響若無其事的向他搭話。

    他不禁向先前并沒有那么熟悉的赤西吐露自己的煩惱,家庭的開銷和世事的艱難突然壓在尚不滿17歲的少年身上。先前并不那么美滿卻總算是家的地方分崩離析,如深淵一般要將他_Tun噬干凈。

    老師若有若無的對他提起:“錦戶,你一定要讀書。”

    不讀書,就會被那些看不見的黑影慢慢拖進深淵的底層。

    然而沒有錢,就看不見明天的太陽。

    赤西說:“錦戶,我知道弄錢的法子。”

    東京很大,大到可以把大阪整個淹沒。

    錦戶不喜歡東京。自從全家隨著父親的工作調動來到這個城市,母親變得一天比一天冷漠,擺在桌子上的晚飯變成了便利店的盒飯或是飯團。父親回家的時間也越來越晚。而那些令人討厭的同學,總是在背后取消他的口音。

    東京很小,小到讓一個人感覺窒息。

    錦戶想,他大概是有他的驕傲的。他想要比誰都優秀,學著說一口東京腔,做一名績優生,參加各種社團活動,每天喝三罐牛奶。

    赤西帶他見了其他的朋友,那些人很奇怪。

    經常大笑,神情迷離。但是知道很多地方,也知道很多法子搞錢。他們帶他去老虎機店作弊,或者去小酒館擋著監控偷收銀臺旁的現金,去巷子里找那些爛醉或者即將爛醉的人,扒光了他們。

    錦戶身上慢慢攢了些錢。

    他不敢把錢放在家里,否則父親會翻箱倒柜的將它們搜出來換酒;他也不敢把錢放在身上,父親偶爾會搜他的身,發現有錢就會把他瀑打一頓,毫無憐憫之心的將它們統統拿走。

    父親從來不問錦戶是從哪里弄來的錢,就好像他從來不問母親去哪里了。被搶了幾次現金之后,錦戶學聰明了,他把錢偷偷藏在后院圍墻的一塊磚頭下,每天拿出一點點來,買僅夠三人的食物。他和妹妹甚至會在路旁將晚飯吃完后再進家門。

    大人總說災難是看不到盡頭的,你以為那就是最差的了,卻不知道還有更差的在等著你。

    錦戶卻覺得這應該就是災難的盡頭了。

    再差,也不會更差了。

    回復

    - 1 - = =2019/8/10 0:12:47

    雪碧???!
    回復

    - 2 - = =2019/8/16 9:58:13

    催更 催更 催催催催催更
    回復

    跳轉→首頁主版外傳 黑犬J禁萬能站務Johnnys-BBS圖志 photo購物 shopping

    33條/頁,1頁

    1
    → 回復:[BJ]白晝夜行

    昵稱: * 必填

    內容限制: 字節
    天堂永恒